五人制足球:对比起前辈,新一代CLS缺的可能是灵魂

足球 www.4gph.com.cn 足球   作者: XCP彭煜曦 +关注   2018-06-07   评论 (0)

还记得2014年7月参加C级的workshop时,给我们作讲解的美籍韩裔设计师Hubert Lee仍在奔驰加州先锋设计中心任职??醋潘穆睦?,“年轻有为”四个打字跃然纸上,而且还长着一张对中国消费者而言更显亲切的亚洲面孔,那时我就猜到将来与他见面的机会多的是。

果不其然,同年11月他就调任到了新开张的梅赛德斯-奔驰中国研发中心,担起了其中高级设计中心的负责人一职。值得一提的是,位于北京的这个研发中心可是取代了日本东京设计室,目前乃是奔驰全球五大设计中心之一。而Hubert Lee作为此中心的设计业务担当,日常除了负责各种新车、概念车等的创作外,还有很大一个职能就是去给奔驰在国内新上市的车型站台,比如本文主角第三代CLS,上市发布会上果然就看到了他的身影。

对比起前辈,新一代CLS缺的可能是灵魂

说起这款新车,目前主流的舆论里,关于它外观的差评是多于好评的,这对于CLS这款如此强调设计的产品可以说是非常尴尬了。而就外界对新车造型的质疑,作为上代车型主创的Hubert Lee认为主要是两个原因造成的,其一是单靠图片大家可能很难100%感受到新车的气场,一旦亲眼目睹应该是会有一个较大的改观的;其二则是新车采用了全新的设计理念,这需要一定的时间去让大家习惯和接受。

不过相比起这辩解,更让我关注的是Hubert Lee所讲的另外一个信息——全新一代CLS相比上两代在设计的流程上会有一个很大的不同,草案源自美国加州,然后交由德国总部进行方案的筛选与进一步的细节优化,最终得出目前大家看到的样子,整个过程里并不存在典型的“主创”设计师角色,可以看成是团队协作的结果。

对比起前辈,新一代CLS缺的可能是灵魂

听到这里,我终于知道这代CLS为什么看着总会有种若有所失的违和感了,与前辈相比,它可能缺掉了灵魂。

时间回到2003年,在法兰克福车展上Vision CLS concept首次发布,随后2004年纽约车展,量产版的CLS也完成了首发,正式宣布这个车型的到来。很多人把CLS理解成CL(也就是现在的S级Coupe)的四门版,但实际上它更应该被视为E级的四门轿跑版本,最起码在机械层面上是这样,CLS从第一代至今都是基于E级底盘的派生车型;更有甚者,第一代CLS的设计师是Michael Fink,而他另一款有名的作品是CLK,也就是E级Coupe的前身(需要说明的是,历史上仅此两代的CLK乃至到了第一代E级Coupe,在底盘方面却都是用C级的总成),可以说它与E级的羁绊实在深得非同一般。

对比起前辈,新一代CLS缺的可能是灵魂

对比起前辈,新一代CLS缺的可能是灵魂

不过说起CLS、CLK与E级之间的关系,Michael Fink在处理这个问题上的思路之清奇,那是在多年以后的今天,都让人感到钦佩的——虽说CLS和CLK都可以理解成是E级的跑车/轿跑化变体,但Fink却将它们的感情指向引导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出口上:CLK那是非常典型的、孔武有力的跑车形态,但CLS却被装点得十分阴柔优雅,哪怕是AMG高性能版本上都很难让人感受到一丁点惯有的野蛮。

对比起前辈,新一代CLS缺的可能是灵魂

这样的设计可以说是划时代的,因为哪怕奔驰一直以来都有着优雅的品牌形象,但整体上讲他们家的产品的基调还是偏阳刚的,CLS的到来可谓是打破了这一传统。而在今天看来,甚至也不仅仅是局限在奔驰品牌内部了,在当时的车坛之中,说CLS是一个“新物种”也毫不过分。特别是在今天来看的话,宝马6系随后换代推出四门版,以及我们都非常熟悉的大众CC,都难说不是受CLS影响而诞生的,这款车的历史意义甚至比它的市场价值来得重要。

在7年后的2011年,CLS迎来了首次换代,正如上文提到的那样,第二代CLS的外观设计担当是Hubert Lee。说起这个,Hubert Lee之所以能在奔驰平步青云,还真和第二代CLS这一件作品有着莫大的关系。

对比起前辈,新一代CLS缺的可能是灵魂

先谈第二代CLS这款车自身:它在完全继承第一代车型感性与优雅基调的同时,用了一种非常巧妙的方式,将新车从阴柔的倾向上往回拉了一拉,形成了一种性别特征不明显的表达。这主要归功于Hubert Lee在设计上参考了大型猫科动物的体态,使得第二代CLS看上去有一种“大猫半蹲着蓄势待发”的感觉??悸堑皆谖颐堑母行匀现敝?,猫是没有性别标签的,所以这一代的CLS真正做到了男女司机开车都毫无违和感。

对比起前辈,新一代CLS缺的可能是灵魂

继而发散到品牌层面之上:第二代CLS凭借其出色的设计,不仅自身就是一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甚至于它身上的一些元素还引领了奔驰下一个时代的家族设计发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下坠式的腰线了,这一笔触是Hubert Lee与Gorden Wagener共同努力的成果,要知道在当时上扬的线条才是业界主流,CLS再一次打破了传统,而新设计经过验证后,也推广到了Gorden Wagener担任设计总监时期奔驰的几乎所有新车之上。

或许也正正是因为前两代车型的成功,所以才有了如今我们对第三代车型失望吧,毕竟失望本身就源于期望,期望则是来自过往的成绩。我们现在讲第三代CLS“形尚在而神已散”,缺了灵魂什么的,究其本质,就是因为除了标志性的弧形轮廓外,新车上再也没有上两代车型身上那些让我们惊喜的创新了。它的前脸是A级上已经见识过的新脸谱,它的尾部和目前奔驰旗下所有Coupe版车型如出一辙,说实话这些元素无论单独存在抑或放在一起鉴赏都是符合大部分人当下审美的,唯一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已经习惯CLS的“不同”后,已经接受不了任何“平庸”。

对比起前辈,新一代CLS缺的可能是灵魂

对比起前辈,新一代CLS缺的可能是灵魂

而要溯源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一方面是团队协作的创作流程本身就包含了大量的互相妥协,如果在工程领域这或许能达成除bug与完善产出的目的,但在设计领域却很难指望有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出现。

另一方面,也算是站在奔驰的角度说点公道话了:之前我们说过第一代CLS的独特是基于它的阴柔与期时奔驰产品线的阳刚形成了鲜明对比,哪怕第二代CLS在这方面有了折中,但这个对比也依然是存在的。而现在的话,正如大家所见那样,奔驰旗下几乎所有新车都采用了以曲线和曲面为主的感性设计,在Coupe车型上这种这种风格甚至更明显了,这不但缩小了CLS与其他产品的差距,更会挤占CLS在设计时的创作空间。

对比起前辈,新一代CLS缺的可能是灵魂

说到底,可能奔驰也真的没有以前那么大的动力去创作新一代的CLS,或者说类似的产品了吧,毕竟现在正值汽车能源变革的伊始,将来要是电动成为了主流,当下被我们所习惯的这种汽车设计形式也会作古,CLS还有没有下一代都很难说得清了,能拿出现在这个样子的作品,也真的已经是非常尊重这款车的表现了吧。

标 签 奔驰   CLS